VIP265.com新知网

日本网络右翼是群什么鬼?喷极端言论发泄愤恨

资料图:日本右翼团体反华游行

  【环球时报综合报道】编者的话:随着日本APA酒店摆放右翼书籍事件持续发酵,日本一个特殊的群体——“网络右翼”进入人们的视线。这个不顾铁一般的历史事实,公然否认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的群体,在各界对APA酒店老板元谷外志雄一片强烈谴责声中,如同打了鸡血般上蹿下跳,在网络论坛、社交媒体上发表各种支持元谷外志雄的激进言论。日本社会在不断“向右转”,但在日本政治光谱中,右翼也有等级之分,“网络右翼”在虚拟空间狂刷存在感,然而,即便是传统右翼也视他们“无知”,上不得台面。

  “他们是一群寄生于网络,经常大放厥词、狂刷存在感的‘宅男宅女’;他们外表普通,让人没兴趣看第二眼;他们思想十分极端,极端到引起他人的强烈兴趣”

  “他们有热情,但是很无知。”这是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与一名日本传统右翼政客私下聊天时,他对“网络右翼”的评价。“网络右翼”,顾名思义,是一群平时寄生于网络,经常在上面大放厥词、狂刷存在感的“宅男宅女”。他们一般外表普通,普通得让人绝没兴趣看第二眼;他们的思想又十分极端,极端到引起他人的强烈兴趣。

  拿这次APA事件来说,该酒店放置右翼书籍的行径被曝光后,在一些网络上,日本网民竟一边倒支持APA。有人说“因为这件事对APA酒店黑转粉”;有人说:“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减少中国游客人数”“听说有中国游客偷了日本酒店的马桶盖,APA的没丢吧”。

  说起日本“网络右翼”的起源,要从上世纪90年代日本进入“网络社会”开始。二战之后,无论左翼还是右翼思潮,都是精英知识分子主导着社会舆论,底层民众的声音很难顺畅表达。1995年后,互联网在日本迅速普及,底层民众压抑已久的各种不满,通过网络如大浪般冲击着传统媒体的脆弱堤防。进入21世纪后,社交媒体推出的各种“网络社会服务”,将“志趣相投”的日本网民成功聚拢成为群体,“网络右翼”也应运而生。这些人有着显著的“被害妄想症”,觉得日本目前的意识形态已经无法支撑国家的发展,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美国、中国、韩国等强加给日本各种“错误观念”,阻碍了“民智”觉醒。

  早在2008年,日本大阪大学随机抽选1000名网民进行“网络右翼”倾向调查,结果发现3.1%的人有极端右翼思想。主要特征有三:一,彻底否认日本侵略历史,对中国、韩国完全没好感;二,支持首相参拜靖国神社、支持日本拥有军队;三,每天游弋于“2CH”等右翼论坛并发表“偏激言论”。

  根据官方数字,截至2015年末,日本共有网民1.0046亿人。按3.1%的推算,日本“网络右翼”超过311万人。而且近年来由于安倍政府大肆宣扬右翼主张,这个数字只增不减。

  这300多万“网络右翼”,20岁到40岁是其主力。其中,84%是男性,女性占16%。尽管如此,一些三四十岁的家庭主妇,因空闲时间较多,常在网络上煽动“极端民族主义情绪”,成为令人吃惊的“家庭主妇网络右翼”。

  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?

  不过,关于“网络右翼”,也有其他说法。1月21日,“日本网”刊载日本政论人士古谷经衡的文章,古谷在文中称,他于2013年进行的调查发现,“网络右翼”集中于大城市,多为40岁左右,这些人的年收入比同年龄段的人稍高,大部分上过四年制大学。

  目前,日本最大的“网络右翼”团体是“反对在日(外国人)拥有特权会”(“在特会”)。该组织声称拥有会员1.1万人以上。他们活跃在网络论坛与社交媒体,主要口号是:“中韩捏造历史抹黑日本,中国人和韩国人滚出日本”。他们尤其对在日韩国人、朝鲜人不满。

  “2CH”论坛是“网络右翼”的“大本营”,很多极端言论都是从这个论坛传播到社交媒体的。这个充斥着极端言论的论坛,毒品、色情、暴力泛滥

  有一次,记者因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宣讲真实历史的言论,被一名“网络右翼”盯上,他给记者发来私信:“什么‘南京大虐杀’,都是你们中国捏造出来培养对日仇恨的。”记者引用被联合国认定的事实回复他,要求他拿出自己的依据来。结果,对方回复一句“凭你们中国人的德性,想都想得到是在造谣”,然后迅速把记者拉黑。

  记者发现,这些“网络右翼”之所以不敢公开辩论而是采用私信辱骂的方式,是因为他们根本拿不出任何依据,哪怕是未经证实的。这种脆弱性,注定他们只能依赖网络才能“存在”。

  在推特、“line”等社交媒体上,在“活力门”网站的博客板块,在门户网站雅虎日本上,都有这些“网络右翼”的身影。但要说日本“网络右翼”最大的根据地,当属“2CH”论坛,很多极端右翼言论都是从这里传播到社交媒体的。

  “2CH”论坛成立于1999年,近年来随着右翼分子大量加入,逐渐沦为“网络右翼”的“大本营”。这个打着“爱国主义”大旗的论坛,毒品、色情、暴力泛滥。早在2012年4月,日本《读卖新闻》就发表过一篇文章,揭示东京警视厅对该论坛的调查结果。文章称,“2CH”在半年时间里,发送包括毒品在内的违法信息达3026条。而违法信息第二多的网站却只有15条。

  可以看出,“2CH”实际上更多地充当着犯罪掮客的角色,成为糅合“网络右翼”和犯罪势力的“异形”。值得注意的是,《读卖新闻》被看作传统右翼媒体,它发声揭批“网络右翼”,说明即使日本传统右翼也认为“网络右翼”是乌合之众,有辱“右翼”这块招牌。而日本官方对极右观点不予承认,但以言论自由为名不加约束;虽有反仇恨言论法,也无济于事。

  “网络右翼”中有“网络”二字,可是他们不仅仅活跃在网络上。2006年,日本栃木县一名中国研修生在接受日本警方询问时“试图夺枪逃跑”,被当场打死。后来该研修生家属将日本政府告上法庭。开庭当天,法院门前出现很多日本右翼分子,他们手拿日本国旗,大声叫喊“非法滞留者活该被枪击”。

  这次抗议活动,就是“在特会”的“杰作”。这次事件后,为了解“在特会”的真实情况,记者亲身体验过该组织的各类抗议活动,观察了不下十几次。

  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?

  “传统右翼组织都有一个核心思想——‘永不坠落的大日本帝国’,‘网络右翼’没有,他们有的只是对现状的不满和对未来的不安,他们需要找到一个理由来‘归咎’”

  记者通过与“在特会”成员接触发现,表面看,他们在抗议活动和集会上经常口出狂言,但私底下他们是那种满大街都有、再普通不过的日本人。那么,这些普普通通的日本人为什么会加入“在特会”,成为“网络右翼”呢?

  首先是“被害意识”作祟。像“在特会”这样的“网络右翼”,和传统右翼不同。传统右翼组织都有一个核心思想——“永不坠落的大日本帝国”,所有行动在这种核心思想指导下进行。“网络右翼”呢?他们没有核心思想,有的只是对生活现状的不满和对未来方向的不安,他们需要找到一个理由来“归咎”。

  其次,传统右翼组织内部有等级之分,会员要了解历史,要“上课”接受教育,还得把天皇一系的家谱背得好像顺口溜才行。但“网络右翼”不需要这些,只要到相应组织的网站注册一个邮箱地址就成了。日本自由记者安田浩一所著《网络与爱国——揭秘在特会》一书称,“在特会”上万人,实际参加集会等行动者只占1%。也就是说,想加入时随时加入,想退出时退出,需要发泄时就点击网页进来大骂一通。

  最后,加入“网络右翼”能满足一些人的“渴望”。记者听到一名前“在特会”骨干人员说,他参加过很多团体,都没有归属感,直到参加“在特会”。当他在网上发表偏激言论时,立即有人跟帖、点赞,让他很有成就感。随着参加活动的增多,他渐渐萌生一种 “正义”感。

  这名日本人后来还是退出了“在特会”。为什么?因为他觉得太荒唐了!“在特会”曾在BBS上写道,“3·11大地震”后的日本东海岸将会有大量中国人迁移过来。这明显是造谣,但“网络右翼”群情激动,认真讨论对策。“这太荒唐太可怕了,于是我退出了’”。

  日本“网络右翼”的类似荒唐言论不胜枚举。去年底,一架美军鱼鹰运输机在冲绳坠毁,引发当地民众抗议。此事原本和中国毫无关系,日本“网络右翼”却借机攻击中国。有人说,中国正趁机制造对其有利的舆论环境,试图分裂日本!最离谱的是有人称:“中国已派间谍潜入冲绳,要制造冲绳独立,渲染反对美军基地运动”。

  猖狂的“网络右翼”还成了日本首相安倍的挡箭牌。去年10月,日本搞笑艺人“水道桥博士”在节目中批评安倍政权破坏自由。此言一出,他立即成为“网络右翼”攻击的靶子。有人骂道:“去死吧,他不是日本人!”有人在他的推特上留言:“反日的都得死”。

  日本“网络右翼”拼命叫喊仇外口号,但他们当中很多人压根没读过几本关于中国的书,没跟中国人接触过,更别说去中国看一看。他们与其说是对中国、韩国不满,不如说是在宣泄情绪。 【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蒋丰 环球时报记者 邢晓婧】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?

频道推荐

为您推荐 军事

本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([email protected] )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沪ICP备15049979号-42
Copyright © 2016 VIP26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