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265.com新知网

深夜少女酒店发出求救微信 涉事男子被警方刑拘

深夜,一妙龄女子在快捷酒店发微信求救,民警赶到时发现她已被陌生男子带走。辗转两家宾馆,民警仍未找到其踪迹。就在民警仍在寻找的时候,女子于清晨竟然出现在派出所门口。而带走她的男子藏身四环外。原来,两人是一对情侣,因为男方拒绝分手,禁锢了女子的自由,还多次威胁要伤害她的性命。目前,男子被丰台警方刑事拘留。

求救 少女发微信喊救命

一天深夜,在丰台区的一家7天快捷酒店中入住了一名19岁的少女小红(化名)。她身高1.6米,面容姣好,于去年年底从湖南老家来北京打工。因为没有学历,小红只能在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内的一个摊位上当导购员。事发当天凌晨1点多,小红的朋友突然接到了一条她发来的微信:“救我。”这可把朋友吓了一跳,赶忙回复微信询问情况。小红发来微信称,她被禁锢在7天快捷酒店已近一夜,而且有生命危险,“有人要杀我。”

这条微信之后,朋友发过去的多条微信均没有得到回复,拨打小红的电话也没有人接听。发现事态严重,朋友立即拨打110报警。“小红在北京没有亲人,我们也不知道应该找谁。她微信里说得模模糊糊,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。”朋友说,好在小红在求救的时候把酒店的地址和房间号告诉了她。

揪心 事发房间留有血迹

民警接警后很快就赶到了事发酒店,但此时在小红所称的房间中已空无一人。细心的民警发现,在床上有一些吃剩下的安眠药片。此外,在被子和床单上还有多处血迹。看到这些,本就着急的民警更是揪心。而此时,小红的电话终于拨通了。接电话的是一名男子,自称已经和小红到延庆散心。可是距离报警时间刚过了半个小时,而到达延庆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。“这个男子明显在说谎。”民警判断,两人应该还没走远。

随后,民警立刻调取了酒店的监控录像。在监控中显示,小红坐在房间门口,像是无法自行站起来,在她身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子。男子和小红拉扯了几下之后,直接将小红扛在肩上,出了酒店。经过查询前台的登记信息,民警发现,这间房是用小红的身份证进行登记的,男子的信息无从查找。民警分析,小红身上应该带伤,而且意识可能不清醒。如果不能尽快找到她,很可能会出现危险。

遗憾 仅差三分错失嫌犯

很快,民警连夜兵分多路寻找小红的踪迹。通过获取陌生男子的影像,民警拿着照片挨家挨户寻找。一个多小时后,民警在一处保安岗亭询问到了两人的踪迹。据值班保安称,半小时前,照片上的男子带着一名女子来过这里,男子将女子从出租车上抬下来。趁着男子交钱时,女子将一张写有两人名字的纸条交给了保安。“我当时以为是情侣之间吵架,所以没当回事。现在想想,那个女的好像是在向我求救,让我帮着报警。”

通过小红留下的纸条,民警发现,上面所写的两个名字,其中一个是她自己的,另外一个“宋某某”应该是当事男子的名字。通过查询,宋某某刚刚用身份证入住了一家快捷酒店,而这家快捷酒店距离保安岗亭只有十多分钟车程。民警很快就赶到了这家快捷酒店,并通过前台查询,找到了登记的房间。但是,民警还是来晚一步,房间内又没有了人。“泡面的水还是热的,应该没走多远。”民警通过监控发现,就在赶到酒店的前3分钟,宋某某刚刚带着小红离开酒店。

意外 失踪少女找到警方

据前台的工作人员介绍,宋某某先进入酒店,使用身份证进行登记。在开好房间后,他从门外带进了一名女子被前台看到。“我告诉他,入住的每个人都需要用身份证登记。但他要先回房间安顿一下,再下来进行登记。但是他们上去之后,就没有再来。”民警通过监控看到,男子和小红进入酒店后,很快又下楼,并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店。此时的小红相比在7天快捷酒店时已清醒许多,可以自己行走。

“我们继续通过身份信息进行核查,但该男子没有再使用身份证进行登记入住。我们怀疑,他应该在非正规的酒店或者出租房落脚。”民警开始逐步分析排查宋某某可能走的路线。此时,距离报案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,民警也是彻夜未眠。然而就在此时,小红突然出现在了派出所门前。

起因 情侣分手惹出事端

据小红称,她和宋某某是同乡,两人已经谈了三年的恋爱。今年年初,小红想和宋某某分手。“我们两个人相差8岁,完全没有共同语言。我和他说了好几次分手,但他就是不同意,还威胁我说,如果分手就带着我一起去死。”小红说,她在北京无亲无故,每次受到男友的威胁都很害怕,只能一再拖延。直到事发当天晚上,宋某某让她在酒店开一间房,然后两个人一起说清楚。小红称,她开好房后,宋某某来了却反悔了,不同意和她分手,还不让她离开,甚至抢走了她的手机。在威胁她吃下了安眠药之后,宋某某以为她已经晕了,才独自去了洗手间。趁着这个机会,她赶紧给朋友发微信求助。

此外,小红露出手臂,上面还有多条伤口。“这些都是被他用刀子划伤的,血流了一床。还说如果要是分手,他就不活了,让我和他一起死。”她称,在两个小时前,宋某某突然又开始害怕了,哭着求她去派出所销案,并答应她和平分手,更是写下了“分手保证书”。小红表示:“我希望民警不要追究他的责任了,我们毕竟曾经交往过。”但是民警告诉她,“过度的宽容就是放纵”,况且,宋某某的激进行为已经涉嫌犯罪。

抵赖 嫌犯狡辩少女自残

根据小红所说的位置,民警很快赶到了宋某某的暂住地。在南四环外的一间出租房,警方抓获了正在睡觉的宋某某。被抓后,他还一直追问“我怎么了”。宋某某说,27岁的他已经在北京待了4年多,一直在打零工,身上也没有什么钱。他称,和小红通过网络认识后,两个人开始交往,其间感情很好,不知道小红到底为什么要和他分手。“我怀疑她找到其他男人了。”宋某某称,他没有逼迫小红吃安眠药。“我说不想活了,她说和我一起死,就把我原本要自己吃的安眠药给抢走吃了下去。”

对于小红手臂上的伤口,宋某某却不知道如何回答。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,他狡辩称,刀是去酒店之前买的,为的是削水果。当他要拿刀割腕,小红也说要和他一起死,就先用刀子在她的手腕上划了几下。“她的皮肤比较嫩,一划就破了,我也没想到。”虽然宋某某百般抵赖,但面对他禁锢小红、不让她打电话报警的事实,他却无法辩驳。“我的确是没让她离开酒店,但我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。”

目前,宋某某被丰台警方依法刑事拘留,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张静雅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新知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标签: , ,

频道推荐

为您推荐 国内

本站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([email protected] )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沪ICP备15049979号-42
Copyright © 2016 VIP26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